AD
首页 > 资讯 > 正文

深圳清洁卫生协会遭举报 宴请城管局环卫处长(组图)

[2019-10-10 07:30:16] 来源:本站 编辑:小编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深圳市城管局环卫处处长吴学龙(左一白衣者}、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会长周恒德(前排右一着夹克者)等人觥筹交错。中央去年年初推出“八项规定”、“六项禁令”,深圳市公费宴请吃喝得到遏制。前晚,记者接到举报称在

  深圳市城管局环卫处处长吴学龙(左一白衣者}、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会长周恒德(前排右一着夹克者)等人觥筹交错。

  中央去年年初推出“八项规定”、“六项禁令”,深圳市公费宴请吃喝得到遏制。前晚,记者接到举报称在罗湖某宾馆正举行一场由行业协会邀请主管官员的宴会。虽然组织方——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坚称没动用公款,但全国人大代表张育彪认为行业协会以给领导拜年、汇报工作为名的宴请,政府官员参与也涉嫌违反“六项禁令”规定。

  “已经买了很多烟酒过去”

  昨日下午,一名内部人士举报:“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晚上将要在罗湖某酒店宴请城管局处长,已经买了很多烟酒过去。”

  记者根据举报者提供信息,当晚抵达罗湖某酒店,确认被举报人身份以及职务。在酒店内“江苏房”,见到席间坐了约18人,靠门角落摆着一部麻将机。服务员给在座的宾客端上白酒,上菜之时还给每人端上一个茶壶装的功夫汤。宴席开始,众人纷纷向一位穿白衬衣者敬酒,席间谈话涉及协会及领导赏识之类内容。

  不久,内部人士又致电透露,席间谈及饭后要打麻将,麻将机已安排在房间内。宴会期间,有数人出入房间,还有人拎着物品出门。当晚8时30分许,“江苏房”被打开,数人拥簇着一名戴眼镜的男子走出,有人招呼司机将车开到酒店门口。经过比对,证实被拥簇的人正是深圳市城管局环卫处处长吴学龙,其身边有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会长周恒德及多名副会长,他们从房间走向酒店大堂,后面不时传出“给老板敬个礼”等声音。

  市清洁卫生协会会长搭住记者肩膀进酒楼大堂。

  “是他们(协会)请我过来的”

  记者迅速走上前表明身份,握住吴学龙的手问:“吴处长,怎么今晚会和协会的人在酒店吃饭?”

  吴学龙并未正面回应,起初不吐露半个字。

  “中央不是已经有八项规定、六项禁令了,你觉得这个合适么?”

  吴学龙答复说“是他们(协会)请我过来的”,同时对着协会会长周恒德委屈地说:“都说了今晚不要叫我过来的嘛!”

  被问及宴请情节以及协会送了什么礼品,吴学龙默不作声。随后,他叫来协会会长周恒德解释宴请的事情后乘车离开。

  周恒德拉着记者进酒店大堂内谈,他说协会请领导吃饭,有事情可以问他。其间,在一旁的人听到“是否豪华宴请”的提问,很快拿出宴会结账单,还有人让周恒德不用解释,回到酒店房间去。但周恒德一直说行业存在的困难,深圳最低工资标准下月要调整,行业会员单位面临向清洁工涨工资的问题,他想让记者报道这个事情。

  当晚宴请菜单不包括酒水、汤,共计消费1912元。

  说法

  全国人大代表张育彪:

  存在变相公务宴嫌疑

  中央出台八项规定要厉行勤俭节约,六项禁令强调各级党政干部一律不准接受下属单位安排的宴请背景下,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多名负责人以协会名义宴请上级主管领导吴学龙,是否存在违反上述规定的嫌疑?全国人大代表张育彪了解详情后认为,此次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的宴会,即便宴请费用由周恒德等人支出,不涉及公款问题,但以协会名义邀请吴学龙赴宴,并称给领导拜早年,以及讨论清洁工工资上涨问题,出入酒店场所,已经涉及到变相公务宴嫌疑。

  张育彪介绍,这种行为属于典型的党政干部接受下属单位安排的宴请。考虑到当事人的公职人员身份,作为环卫处处长的吴学龙应当接受监督,碰到类似情况理应尽力回避,并不适合出席“在酒店里宴会去谈公事,首先这个就不对”。

  张育彪强调,若是协会负责人动用会费宴请主管领导,性质则更恶劣,“公款接待是有一定标准的,只能在单位饭堂,出入酒店,不仅不够节俭,作风也可能存在问题”。

  前晚在酒店,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会长周恒德等设宴宴请深圳市城管局环卫处处长吴学龙,席间喝了多瓶无法识别标志的白酒,宴席长达两个多小时。

  现场

  协会会长说宴请有两层用意

  是否动用会员单位会费给吴学龙送礼品?周恒德连连称:“这些东西也是我们自己出钱,没有动用会费,会费是用来养活协会工作人员的。”

  为何特意邀请吴学龙赴宴?周恒德解释:“现在年底了嘛,我们一来是向领导拜个早年,第二个用意也是就今年2月1日起环卫工加工资的事情向领导作个汇报”。

  报料人透露,吴学龙与协会领导吃完饭后通常会留下来打麻将。昨晚在会宴的“江苏房”,记者从半掩的门中看到对方正兴致勃勃喝酒聊天,房里摆着一张麻将桌。饭后,吴学龙与协会负责人并未打麻将。问及麻将桌是否为请吴学龙饭后打牌准备?周恒德解释:“是我和协会的几个副会长平时打麻将,吴处长不在其中。”

  吴学龙面对记者采访寥寥数语后坐车快速离去。

  服务员先后出示两张结账单

  是否动用协会会费宴请吴学龙?周恒德极力否认,“吃饭的钱是我们几个会长、副会长出的,跟会费一点关系没有,如果有假的话,我可以负法律责任”“这里都是客家菜,很便宜,此次花费千元左右”。

  旁边一位副会长迅速走到前台,几分钟之后,服务员拿出一张消费金额为1604元的账单予以证实。但是,这张账单消费日期为1月5日,房间为“浙江房”,与该协会宴会时间及地点不吻合,且账单上的宴会人数为6人,远远低于当晚聚餐人数。

  你们确定是这张消费单么?该服务员听到记者询问,站在原地一直看着清洁协会几名副会长。记者离开酒店走到停车场出口处的时候,一名女服务员追出来,喊道:“刚才服务单拿错了,现在的才是刚才消费的。”这张消费单与对方一席人所消费情况相近,消费额为1912元,但不包括酒水费用。

  菜品结账单收费项目有玄机

  难道18个人共用两盅功夫汤?服务员拿出第二份结账单证明“花费不高”,这份时间、房间准确的结账单上,收费项目却另有玄机。茶位费标明是18位,招牌功夫汤是2位,收费56元,而对照宴席上拍摄照片,在座的每人面前均有一壶功夫汤。

  据深圳市清洁卫生协会会长周恒德解释,宴请环卫处处长吴学龙,其中一项是汇报环卫工工资上调问题。“谈论的是2月1日起,深圳环卫工最低工资标准从1600元调到1808元的问题,”周恒德说。但是,城管局、行业协会内部人士透露,早有明文规定不得在酒店办公,在宴会上谈给清洁工涨工资的事情明显不妥。

查看更多:协会 宴请

为您推荐